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慈溪普通做人流多少钱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3 05:13:09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慈溪普通做人流多少钱,慈溪人流的正规医院,奉化哪个医院的妇科好,象山什么地方去人流最好,李惠利医院查血hcg,慈溪哪家医院做人流的效果好些,北仑做无痛人流医院价格

在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发生三十年后,仍然有数以千计的民众选择生活在这片土地上,或是生计所迫,或是故土难离。

在2015年4月到2016年3月间,摄影师Quintina Valero曾多次到访切尔诺贝利西南50公里的核禁区,记录那些返回禁区者的生活境况。

对于他们而言,核辐射无影无踪,却又无处不在。他们与孤独、贫穷相伴随,许多人甚至需要用一生时间与疾病搏斗。



▲出生在切尔诺贝利禁区的两岁男童,因核辐射而先天畸形。



1986年,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4号机组发生爆炸后,外泄的辐射尘随着大气向四周飘散,核电站周围6万平方公里土地受到直接污染。

位于切尔诺贝利西南50公里的纳热迪奇(Narodichi)地区是核辐射重灾区之一,近十万人受到侵害,其中包括两万名儿童。那里被称作“禁区4号”。



▲通往纳热迪奇地区的道路,这里距离切尔诺贝利核电站50公里。



▲在马斯姆维奇村,一位学校老师站在村庄入口处。在切尔诺贝利事故后,这里的许多房子都被遗弃,曾经的生机与活力如今已经难觅踪迹。



▲6岁的爱安娜在家中,她的父亲一年前自杀身亡。许多家庭都和爱安娜家一样,陷入绝境之中。

政府曾强制疏散此地的民众,但由于缺乏有效的组织和管理,在三十年后,仍然有九千余民众在那里生活。但人们为了摆脱贫穷和动乱,依然选择搬回曾经的家园。

然而悲剧的是,这片曾经繁荣的土地如今已成为乌克兰最贫穷的地区之一。伴随着苏联解体和集体农庄制度的瓦解,核辐射对这片土地和生存于此的民众造成了不可磨灭的伤害。

▲3岁的戴瑞亚坐在家中的床上。

▲一座被遗弃的房屋,禁区内到处能够看到这样的景象。



▲纳斯提亚和三个女儿在家中,她抱着两岁的小女儿丽娅,丽娅患有脑癌。纳斯提亚的丈夫埃米尔是在核事故发生三年后,为了躲避家乡的动乱逃至于此,投靠在这里生活的祖母。纳斯提亚一家人如今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去,尽管健康受到辐射的危害,依旧留在了这里。



▲独自在家学习的迪亚。



森林是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发生后的最大功臣,它们吸收了大量放射性核物质,减少了空气中的核物质含量。

然而如今,森林也成了禁区内最为危险的地方。那里的核辐射量是正常地区的六倍,一旦发生火灾,也会加重周边地区的核污染。

许多人却仍到森林里非法伐木,他们用这些木头盖房取暖,或把这些带辐射的木头卖到其他地方。

▲森林与傍晚的落日余晖交相辉映,看似温情脉脉,却隐藏着巨大的危险。



▲安娜每天都会去森林里砍些柴火回来,用于取暖。

一直以来,生活在那里的人们都被劝说不要吃从他们的地里生长出的食物,但在贫穷的逼迫下,他们毫无选择的余地。

在他们吃的食物、喝的牛奶和水里,在孩子玩耍的林地里,都有着远超安全标准的核辐射量。他们在被严重污染的土壤里种植蔬菜,又用这些蔬菜喂养牛羊。

法律规定这里的人们应该只吃从外地运来的食物。但因为贫穷,从外地购买安全的食品根本无法实现,法律形同虚设。



▲泰提安娜坐在餐桌旁,她和丈夫以及三个孩子居住在一起。



▲生活在禁区的民众自己养殖的鸭子。



▲一个女人在路边卖蘑菇,这些蘑菇是她刚从森林里采来的。禁区的蘑菇基本都受到核辐射的污染,会在人体内积聚辐射量,对健康造成难以估量的影响。但贫穷的人们依然到森林里采摘。



在依然受核辐射侵害的禁区中,健康只是一种奢望。根据乌克兰卫生部统计,有240万人因切尔诺贝利核事故患病,其中甲状腺、血液系统和淋巴系统病变位居前列。

更令人忧心的是,核辐射对下一代健康的危害不断显现。有45万出生于核事故后的儿童罹患各类疾病,包括先天畸形、基因缺陷、癌症等。

一位受害者曾说:“核辐射是个很鬼的东西。它会寻找你身体的弱点,心、肝、脾、胃,你说不好哪里会出毛病。处处都会出现问题。”

▲妮娜获得一次去德国参加为期一个月的治疗式休养的机会,她在临行前与女儿奥莎娜拥抱告别。许多人因为没有钱去专门做核辐射检测,无法证明自己的疾病与辐射存在直接相关性,而无法获得政府为核事故受害者提供的补助和医疗保障。

▲在废弃的房屋里,桌上的本子摊开着,似乎在无声诉说着过去。

▲瓦伦缇娜是切尔诺贝利伤残儿童基金会的主席,她重访自己那座已经荒废的房子。看到曾经的家园如今一片荒芜,她满是悲伤与无奈。



而最令生活在禁区的人们感到孤立无望的则是政府的失责,医疗物资紧缺是当地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。当地民众抱怨政府没能为他们营造一个安全的生活环境。

在禁区内的许多地方,尤其是边远村庄,人们缺少医疗设备,只能依靠国际或民间组织获得一些基本的医疗援助。

▲邻近地区的牙医每个月会固定到访纳热迪奇,为这里的孩子检查牙齿。但在一些遥远的村庄,此类的基本医疗需求仍无法得到满足。



▲在一所学校里,孩子们站成一排歌唱,纯净的童声让人们暂时忘记这里是核污染最严重的地区之一。



生活在切尔诺贝利核禁区的群体中,上了年纪的老人占了较大的比重。

那里有着他们的人生记忆,即使面临核辐射的威胁,他们依旧不愿离开自己出生、成长的故土家园。

老人们信任并眷恋那片土地,在他们心中,对家园的归属感压倒了对放射物的恐惧。

▲安娜拿着从自家树上摘下的苹果。核事故发生后,政府要求当地人全部撤离,她却拒绝离开自己的村庄,并在那里生活至今。



▲一位老人走在林木间,天气逐渐暖和,枝桠上开始长出嫩绿的幼芽。

这里有着因无处可去而绝望滞留的家庭,也有着因热爱而不愿离去的老人,甚至还有为探险而来的年轻人。(徒步潜入切尔诺贝利禁区后,我看到了.....)

30年后,切尔诺贝利禁区并未成为一片“鬼区”。核污染的阴霾从未散去,但生命也未曾远离这片土地。



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北仑在做人流哪家好